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育儿

寻子联盟家长寻被拐孩子称已无过年概念

2018-06-08 01:39:03

寻子联盟家长寻被拐孩子称已无过年概念

2010年1月24日,聚集在山西太原的寻子车队,准备开展年前最后一次宣传活动。但7省公安厅打拐办工作人员的出现,使这个轰轰烈烈的寻子活动,提前画上了句号。

目前,寻子车队负责人程竹正思索着如何把合法化。但要如何走出这一步,相关专家指出,打拐要想做出效果来,还是要以政府为主导,民间力量做辅助,两者力量联合在一起。

孩子丢了无心过年

2010年2月1日,在湖南省公安厅2名工作人员的陪同下,贺红玉第一次坐飞机回到湖南长沙。到邵阳双峰家中,已经是深夜23时。

回家的前3天,贺红玉大部分时间都在发呆。唯一与外界的沟通,就是和寻子联盟成员打。3天里,她给寻子联盟成员共打了12个。“和他们分开后,很不习惯,大家在一起有共同语言”。贺红玉毅然决定:过完年后,继续和寻子联盟找下去。

在贺离家的一个多月里,家庭重担都压在了丈夫张利民身上

。每天早上6时许,这个男人就得起床为女儿做早饭,然后骑着摩托车,到农村进行电信维修。晚上七八时才能回家。

贺红玉懂得丈夫的付出,寻子的花费近10万元,都是丈夫一点一滴挣出来的。“儿子丢了,我都没有过年的概念了。”贺红玉哭道,“我们只是想儿子回来,一家人团团圆圆过年。”

一回到山西绛县,秦元英抱着老伴裴东芳哭道:“老公,对不起,老婆漂泊那么久都没给你把女儿带回来。”丈夫裴东芳为秦元英做了她最爱吃的炖豆腐、洗好她的脏衣服、铺好温暖的炕,“我在家就像个小孩一样,因为老公挺疼我的。”

寻女的16年里,丈夫裴东芳一个人承包几十亩田地,种植山楂、药材等,每年也能挣到1万多元。正是靠着这些钱,秦元英才能天南地北地寻女。

尽管家里有可口的饭菜、舒适的床铺、心爱的丈夫,可郭迎春和秦元英却宁愿在外奔波,“没有孩子,家都不成家了,在外跑至少还有个希望”。

寻子联盟欲走合法之路

2010年1月31日,山西太原,寻子车队已在城里近5天。来自湖南、福州、山西等7个省的公安厅打拐办工作人员齐聚太原,他们要把寻子家长都领回去。车队负责人程竹与他们已沟通数日,“我们想这7个省能不能联合在一起跨省打拐,这样力量会大很多” 。

2月1日,寻子车队正式解散,聚在太原的14位家长,在本省公安厅打拐办工作人员的陪同下,各自回家。“各省公安都表态,会对我们的案子重新立案布控。”程竹说。

2月2日,程竹回西安,跟随一起的还有伍兴虎与冯世红。“没把丢失的孩子找回来,觉得没脸回家”,伍兴虎叹息道。在他们心里,跟着程竹似乎成了最后的希望。

对于这次的寻子行动,程竹觉得很满意。他认为寻子联盟已经引起媒体、政府的关注,是个好预兆。接下来,就是如何把寻子联盟合法化,在程竹眼中,与政府合作是唯一能走得通的道路,“毕竟官方做的一小步,就相当于我们民间组织的一大步”。

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夏学銮认为打拐要想做出效果来,还是要以政府为主导,民间力量作为补充。他认为寻子家长的现身说法,可以提醒其他的家长。同时,通过寻子联盟的活动,发现拐卖儿童现象反映出来的制度上的缺陷和不足,推动立法的完善。

广东星辰律师事务所律师谌兰认为:一方面,政府可以牵头设置奖励基金,收集赞助,合理使用,鼓励见义勇为的民间打拐行为;另一方面,政府可以提请律师协会提供免费的法律援助,给予民间打拐力量正确的法律指引,防止“英雄触法”现象的出现。(本报博客地址:

金相试样切割机厂家
超值气氛箱式炉
金相试样切割机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
jK>X%'_0!aťMcDF`RݒT[ &3^Ъ{nsRɼ 68!jcGp gd3& [)Oh8bkӡu<"ф:m54~iBN1^xJMm執Y(:omn P嫛vj7s+LvnZ!I"YŚ D.ئAU6<:kQ][~8oxd:%~L:׺rjа=H#sRҥL")7ӆvC{{漴Me]TK*lˀ ůJ]vefw7 KX13g*[я@/R}]״ƻ ]=zEA",Qͤ8'86yk: ˃o-R6---Nt[---->